只能局部進入將軍澳沙田惹混亂 新界的士正名有望嗎?

 2019-09-26
只能局部進入將軍澳沙田惹混亂 新界的士正名有望嗎?

沙田和將軍澳雖然劃在「新界」區域範圍內,但兩區內均有不少地方,竟然是謝絕新界的士進入,令乘客產生混亂,更容易因以為司機「拒載」令乘客與司機產生衝突。新界的士「名過其實」,有業界人士坦言是自1976年新界的士發牌而來的歷史問題,而過去一直向運輸署反映「正名」擴大新界的士營運整個新界版圖的需要,卻從未獲署方回覆。


新界的士要「正名」,先要平衡市民便利及與市區的士之利益。


根據運輸署經營範圍規定,新界的士能在馬鞍山區但不能夠在沙田區,能夠在西貢大部分地區卻不能在將軍澳新市鎮範圍經營。除非經特別路線,才可「破例」前往沙田威爾斯醫院、沙田馬場、坑口港鐵站及將軍澳醫院急症室,令乘的士往返兩區的市民,甚至外來者均十分困擾。


新界的士只能經指定路線到將軍澳醫院急症室,要行其他路只能乘市區的士。


「明明寶琳係新界,點解就冇新界的士,但點解坑口又有?」住在將軍澳寶琳的范太第二胎即將分娩,她經常要到區內的醫院覆診。但由於寶琳站新界的士未能進入,因此她每次只能乘坐費用較高的市區的士。若假設范太住在坑口,也不代表她就能乘車到將軍澳醫院的日間大樓進行檢查,因為新界的士只能到達將軍澳醫院急症室,醫院其他地方跟其餘將軍澳地方一樣,被列為禁區。范太對如此多的禁區限制感到十分困惑。


坑口站是將軍澳少數有新界的士乘搭的地方,方便西貢居民接駁往返。


可行車範圍只減不增

「過去新界的士嘅營業範圍除咗延伸到機場,一直就只有減少、而無增加。」新界的士營運協會主席陳運生向《我家》記者憶述,在昔日將軍澳未發展為新市鎮之前,新界的士可行走安達臣道,往調景嶺、馬游塘等地,將軍澳工業邨亦一直是新界的士服務範圍,但自從十多年前,運輸署在將軍澳工業邨石角路附近,豎立新界的士禁區牌,從此只准許新界的士前往位處坑口地鐵站附近的綠色的士站。

因此他認為無論從便民角度,還是從司機營運需與Uber、客貨車載客取酬等競爭,以至日益困難的苦況著眼,均希望運輸署可考慮將新界的士營運範圍,擴充到整個將軍澳區,以至整個新界區。

同一區內「有得有唔得」

西貢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副主席莊元苳向《我家》表示,將軍澳區除了「坑口得寶琳唔得」,其實亦有另一個「峻瀅得、康城唔得」的「奇景」。他解釋,近年日出康城及白石角一帶的私人屋苑入伙,因運輸署的劃界圖剛巧包括峻瀅,因此形成峻瀅可坐新界的士、但日出康城因在界外,因此新界的士未能進入,只能經指定路線進入環保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