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區議會換屆 大圍火炭明渠活化有變數?

 2020-01-02
正值區議會換屆 大圍火炭明渠活化有變數?

配合政府「河畔城市」概念,發展局早前公布率先綠化三條明渠,推動親水近水文化。當中兩條位於沙田區,分別是大圍及火炭明渠,計劃盼能讓市民踩著石頭過河,直接觸碰河水。有地區人士歡迎建議,希望藉此美化明渠、為市民增加消閒設施之餘,更重要是能一併改善明渠環境。

連接下城門水塘的大圍明渠位於城門河上游。早在上世紀70年代沙田發展成新市鎮後,政府在城門河進行了大規模的渠道化工程,城門河各河段,如大圍、火炭都被渠道化,令原本的自然河道變成一條石屎渠道。

《我家》記者日前到該處觀察,該處除於2015年在河床上興建了一個足球場外,大部分河段旱季時只餘下光禿禿的混凝土河床。另外,由於早年曾有不少小孩走落河床玩耍,引發危險,令附近加設了不少圍欄及寫有「行人止步」的警告牌。


大圍明渠盼建「河內景觀步道」

不過,明渠的單調將不復再,渠務署的大圍明渠活化工程計劃於2024年動工,並於2029年完工。由於大圍明渠主要是山水的雨水匯流而成,污染情況較低,因此有望成為市區首條做到真正「親水」明渠。

根據渠務署早前公布的初步計劃,約長3公里、寬40米的大圍明渠將會由現時的混凝土排水道,活化成「河內景觀步道」,加入走近河流的行人徑以及斜路等,讓市民進入河道休憩。署方形容,市民在旱季可有「踩著石頭過河,觸碰河水」等體驗。



大圍明渠將來活化後,期望有親水設施提供給市民。圖為模擬設計圖。


唐學良:缺乏文康設施不宜拖

一直為大圍居民跟進活化項目,前沙田區議員唐學良向《我家》表示,區內缺少土地,但同樣缺少文康設施,活化明渠是好辦法。為了解決當前問題,不少居民都贊成項目,惟因現時項目仍處於初步規劃,最終會交新一屆區議會審議。他擔心活化項目會被個別不了解項目的新上任區議員耽誤,甚或因政治因素推倒工程。

唐學良以2015年耗資8,000萬元興建的大圍明渠5人足球場為例,他憶述當年項目亦曾惹起爭議,惟自從球場落成使用後,使用率令人滿意,項目既能美化明渠,亦豐富了區內運動場地,並為區內長遠發展做好了準備。「好多人當時會質疑興建球場選址隔離已經有一個球場,點解仲要起個球場。但其實係想預留舊球場位置起綜合大樓,依家大樓終於有啲眉目嘞。」因此他希望,新一屆區議員能做好「功課」,以居民利益為依歸。



發展局早前公布率先綠化三條明渠,推動親水近水文化,當中兩條位於沙田區。


死魚腥臭「山上都聞到」

除了打算活化大圍明渠,由桂地新村至香港體育學院一段長1.7公里、寬1035米不等的的火炭明渠,亦將會活化成綠色走廊,提升桂地新村附近的住宅區至火炭站沿河道的易行度,又預留適當空間放置社區藝術品,供市民沿河岸觀賞,預計工程於2024年展開。



大圍曾進行明渠活化,在河床上更興建了一個足球場。


曾有工業廢水單車墮渠

然而,近年城門河污染及臭味雖然比早年大為改善,但間中亦會有令人關注的污染問題,其中火炭明渠2017年曾出現逾千條死魚浮屍河邊,令河水污濁呈褐黃色並傳出惡臭,翌年亦曾發生工業大廈使用螢光色粉測試天台面防漏,導致整條河被「染成」螢光綠色事件。

記者近日到訪火炭明渠近市中心一段視察,雖然未見有嚴重的污染,但仍有人拋下垃圾,甚至共享單車等到河上。而河上的流水極少,有人更將雜物放到河中淺層河床,路經明渠的途人也是匆匆而過。




有人將共享單車拋到火炭明渠內。


陳壇丹:憂民生議題被政治耽誤

「當年死魚事件發出陣陣惡臭味,遠到連山上穗禾苑居民都會聞到,好誇張!」火炭社區主任陳壇丹向《我家》表示,他歡迎活化火炭明渠,皆因火炭有大型屋邨駿洋邨即將落成入伙,火炭區由過去工業區將轉型,明渠活化可開拓休憩空間,屆時可於明渠上蓋興建休憩廣場,提供休息、野餐或表演活動場地。


惟陳壇丹表示,過去曾接獲多宗火炭懷疑非法排污或河道發出惡臭的投訴,活化明渠的效果令人擔憂。他強調,活化明渠首先要做到防污染、防臭及防洪的重點。他擔心雨季洪水泛濫會產生危險,因此希望能設置防洪的警報系統,令市民有所警剔,但相信要等新一屆區議會運作,才有更多資料。他同樣擔憂新一屆區議會會因政治凌駕民生議題,令活化項目被耽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