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北區)華山碰碰車 軍路避炎唔對路

 2020-03-13
(大埔北區)華山碰碰車 軍路避炎唔對路

上水華山軍路景色開揚,原是親子遠足好去處,尤其近期疫症來襲,不少市民愛上華山散心透透氣。惟該處亦是駕駛者慕名而至的「挑戰勝地」,難免出現人車爭路。有駕駛專家直言,一旦司機駕駛技術或車輛馬力稍遜,隨時失控衝落山,甚至撞傷遊人。過往就有人「挑戰失敗」,令車撞壆焚毀。


有迷你車在軍路失事起火, 全車焚毀。 (互聯網)


上水華山軍路原為回歸前駐港英軍管轄的邊防要塞,全長約11公里,西接由文錦渡路起,再經東杉山、華山及松山等連串山脈,到達東面的坪輋路。軍路沿各山脈山脊而行,起伏不定,又斜又窄,回歸後軍路荒廢,多處見圍封,所以備受「車手」熱捧,視之為打卡及挑戰自我的「賽道」。


山路大上大落,有駕駛專家指車輛馬力不足易生事故。


遠足熱點屢見人車爭路

《我家》記者日前到軍路實地視察,發現山路上沿途風景優美,一邊展望上水市區的景觀,另一邊遠眺深圳,加上有不少晨運客沿路加設乘涼設施,讓遊人休息,的確是行山好地方。

然而,對汽車來說,軍路十分「凶險」。沿軍路上山,便愈斜愈窄,大部分路段闊度僅夠一輛私家車通過,而且兩旁多見野草叢生,司機視野隨時大受影響。

軍路彎位多且大上大落,沿路常有遠足市民,甚至單車手練習。當車輛使過,便出現人車爭路的驚險場面。遊人往往要避車而輕輕側身,車輛就此擦身而過。

有在場遠足女士向記者表示,她曾因為要避開車輛而要踏入路邊草叢,在路上亦曾見有不少汽車零件殘骸,擔心軍路車來車往會增加行山客危險,希望當局能減少不必要的汽車駛經。


軍路同時是熱門行山徑,一旦人車爭路便十分危險。


廖興洪促設危險告示牌

北區前區議員廖興洪表示,軍路一帶沿途沒有民居,但一直是上水的後花園,不少市民會在該處晨運、行山,特別是該處仍豎立由清朝道光年間已存在的「求雨石」,十分值得前往了解歷史。倘若軍路同時容許車輛前往,他擔心影響道路安全,危及遊人,因此不建議駕駛者前往。

廖認為軍路須保持暢通,因一旦發生緊急意外,救援車輛可及時前往,因此不建議以圍欄封路。他建議有關部門能加設危險告示牌,提醒遊人注意安全。

此外,廖亦提醒市民,華山軍路下方為新圍/大嶺練靶場,為駐港部隊射擊訓練時所用,一旦道路豎立紅旗,山路或有駐軍在山上勸喻遊人折返。

根據法例,軍路部分路段位於香港法律規定的射擊練習區內,所以駐軍射擊訓練時會在靶場周圍設置紅旗等警示,期間任何人不得進入或停留。



軍路鄰近軍營,常見掛紅旗以示射擊訓練。


【專家:斜度高難調頭易失控】

香港汽車高級駕駛協會主席江日雄表示,軍路部分路段的斜坡斜度達1:3,比本港正式道路最斜的斜度達1:4更斜,加上兩旁皆為陡坡,令山路危險性大增。

江日雄續說,原本軍路入口設有的哨崗,以及防止車輛擅闖的鐵閘,在回歸後一直荒廢。汽車從文錦渡路或坪輋一帶兩邊上山,可說是自出自入。一旦遇上正在上山的對頭車,由於路斜且窄,根本難以調頭讓路,發生事故風險因而大大增加。

長踏腳掣或過熱失效

江強調,當汽車馬力不夠或司機經驗不足,千萬不要嘗試逞強挑戰該路。他解釋,當汽車馬力不足以應付陡峭斜坡時,車輛便需倒車折返,正因路面過斜,司機或須長期踏實腳掣,此舉容易令腳掣過熱失效。

江續說,一旦因下雨等因素導致軍路路面濕滑,便更易令汽車失控,故該路段十分危險,若控制車速不當、或遇突發情況判斷錯誤,隨時失控直墮山坡。



華山軍路狹窄,駕駛者不易調頭。 (互聯網)


【多宗事故 死火著火衝落山】

華山軍路危險重重,該處過去已因有司機挑戰遇險,發生多次交通事故。
去年3月及2018年9月,便分別有司機在山上挑戰軍路時死火,需要拖車上山救援,其中一部Tesla房車,當時拖車費達3.5萬。


去年有車輛上山後死火,須召拖車救援 (互聯網)


「最後悔的一次駕駛」

2018年4月,有駕駛者亦表示曾嘗試挑戰山路,雖然最終成功落山,卻令座駕刮花。他當時曾揚言,「最後悔的一次駕駛,成功完成華山軍路,揸到我心驚膽顫,代價係架車花晒!」

另外在2017年2月,有司機駕駛一輛迷你車,駛上軍路途中,遇車禍撞壆,座駕繼而起火並焚毀,消防處派出六名消防員及三名救護員,趕到現場拯救,男司機頸部受傷要送院治理,最終司機需自費逾萬元拖走焚毀汽車。

而在2014年,一名駕駛客貨車到上址附近送貨後失蹤近三個月的36歲男子,其嚴重腐爛的屍體被發現掛在離地約15米樹上,山坡下50米有一輛扭曲變形的客貨車,相信他駕車迷路後墮坡,最終被拋出車外致命。

保險界:擅闖倘出事易惹糾紛

國際專業保險諮詢協會會長羅少雄指出,一般汽車保險只會承擔普通路面的意外責任,其他如地盤、越野山路等並不在汽車保險保障範圍。

另外汽車保險亦會列明,任何違法駕駛行為一律不受保險保障,若道路原來限制車輛不能前往,但車輛仍違規駛入且發生意外,司機便有可以需要承擔拖車及車輛損毀後的一切費用。

羅擔憂,該軍路現時並無明確准許駛入與否標示牌。或會引發保險爭拗,萬一有車輛發生碰撞,將會產生不必要的法律爭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