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哀的迫降 滑翔傘硬著陸自私玩

 2020-05-21
(新界)哀的迫降 滑翔傘硬著陸自私玩

疫流下,不少人轉投大自然懷抱,加上韓劇《愛的迫降》熱潮,本港參與滑翔傘飛行的人愈來愈多。同時,活動帶來的失誤及危險陸續浮現:有飛行員急降西貢馬路險捲貨車車底,有飛行員為「拯救」困樹滑翔傘疑未經批准斬走郊野公園樹木。有關人士或觸犯民航及郊園相關條例。


現時一般滑翔傘飛行,毋須向民航處申請飛行許可證。


事發於4月28日下午三時許,一名滑翔傘飛行員疑因失控「迫降」西貢市中心,降落時更高速撞向一輛貨車,只差一步便被捲入貨車車底。


滑翔傘失控 迫降馬路圖


1. 滑翔傘突然迫降馬路,撞及一輛貨車



2. 飛行員撼貨車右邊,滑翔傘亦捲進右邊。



3. 飛行員意外後自行站起,僅腳部擦傷。


飛行員撞貨車險捲車底 數秒後自行站立僅擦傷

從拍下事發經過的車Cam片顯示,當時飛行員攔腰撞向正在西貢大網仔路行駛的貨車後,一度困在貨車兩軸之間,十分驚險。

幸當時貨車司機及時發現,將車急停在路中心,才未至輾過迫降的飛行員。飛行員倒地後一度不知所措,直至數秒後才自行站立起來,僅腳部擦傷。警員其後到場調查。
上載影片的網民大呼滑翔傘玩家「十分幸運了」,亦借影片提醒駕駛者在西貢開車時,也要留意突如其來玩滑翔傘的人。另外,有看過影片的網民直呼是現實版的「愛的迫降」,在本港上演。

或擬終點沙角尾村草地 「飛過龍」落馬路屬罕見

有資深滑翔傘教練表示,從滑翔傘意外降落位置推測,滑翔傘應由馬鞍山昂坪營地起飛,預計飛行約10分鐘後,原定於沙角尾村的草地降落,惟滑翔傘最終卻偏離原定地點,「飛過龍」於800米外的馬路降落。

該教練表示,滑翔傘因風向影響或控制失誤偏離原定降落點、甚至撞樹時有發生,但迫降馬路較為罕見,估計肇事運動員有可能因特殊天氣情況或判斷失準,才迫降馬路。

馬鞍山昂坪熱門起飛點 有人為保靚傘缺德砍樹

而當時飛行員的起飛處馬鞍山昂坪營地,是香港少有位於高地的平原。昂坪背靠大金鐘山,面向西貢海峽,景色優美,除是行山觀景勝地,亦適合作滑翔傘起飛處。

因此,該處一直成為滑翔傘運動員練習及起飛的熱門地點,甚至有人為方便滑翔傘起飛,在該處設立風錐,測量風速及風向。惟未知是否近年因多人體驗這項運動,令失誤、迫降情況時有發生。

日前有傳媒更在昂坪直擊,有滑翔傘意外掛於練習點附近的樹上後,飛行員為保留完整滑翔傘,竟將現場樹木鋸走。

而現場一帶亦留有不少樹木殘枝,疑因同樣原因而被斬去。當時教練辯指,是因當時無法取走脫困的滑翔傘,才迫不得意鋸斷樹木。


馬鞍山是本港滑翔傘熱門起飛地。


高危運動宜有資歷認證 葛珮帆促發牌設立監管

事實上,在本港若非提供滑翔傘服務作出租或受薪的一般目的飛行,並不需要向民航處申請飛行許可證。

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認為,政府對滑翔傘運動欠缺規管,特別是該運動具較高危險性,因而更需要確保飛行員的資歷。葛珮帆認為,相關部門應為滑翔傘飛行設立發牌及監管制度,既可預防意外發生,亦可讓政府掌握滑翔傘運動在本地發展情況,方便日後制訂相應監管政策。

民航處發言人回應指,根據《1995年飛航(香港)令》,任何人不得因魯莽或疏忽操作航空器(包括滑翔傘)而危害他人或財產的安全,違反有關規定,可被檢控。

樹木專家:話鋸就鋸與刑毀無異

不少網民看到有人在昂坪營地斬樹報道後,均批評涉事的滑翔傘飛行員十分自私,認為除非是涉及人命傷亡,例如運動員被困在樹上難以脫困,鋸樹仍情有可原,否則若只因個傘纏在樹枝而「難拆少少,鋸樹就非常有問題」。


昂坪現場有人自設風錐測量風速及風向,方便飛行。


器材被困應聯絡相關部門

「始終都係人哋嘅樹,你憑乜嘢去鋸?」中華樹藝師公會會長歐永森批評認為,取用大自然作耍樂活動,理應自行承擔器材損耗的相關風險。

他認為,如滑翔傘被困,正確做法應該立即聯絡相關部門,在取得部門同意下才能夠鋸樹,否則應用其他辦法,如鋸斷傘繩將傘取走,「而唔係佢哋喜歡鋸就鋸,呢種動作有如刑事毀壞。」

根據《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規例》,未經許可在郊野公園或特別地區內切割、摘取或根除任何植物,最高可被判罰款2,000元及監禁三個月;在林區或植林區內砍伐或摧毀樹木,則最高可被判罰款25,000元及監禁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