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例泊車失控 如同計時炸彈

 2019-05-23
違例泊車失控  如同計時炸彈

近年多區違例泊車問題日趨嚴重甚至失控,頓然成為社區計時炸彈!一個月前,沙田牛皮沙街發生的一宗奪命交通意外,肇因便懷疑是違泊的吊臂車阻路,導致一輛的士與對綫私家車迎頭相撞。歸根究柢,只因三個字:泊車難。

近年違例泊車問題日趨嚴重,警方2018年就違泊行為多次在全港進行大型執法行動,發出俗稱「牛肉乾」的定額罰款通知書高達201萬張,比2017年急升近一成,更差不多是10年前的3倍。但即使警方如何嚴厲執法,依然無法遏止違泊亂象持續發生,因為問題的根源未解決──泊車位嚴重短缺。

車位短缺新車即將無位泊

審計署上月發表了有關泊車位不足的報告,顯示過去12年,全港的領牌車輛數目增長率44.4%,達至74.4萬輛,當中,私家車數目期內更大增至61.6萬輛,增幅達53.4%,惟泊車位總數增幅僅11.6%,只有75.7萬個,整體泊車位比例比例由1.51降至1.1,下跌逾兩成。報告續指,運輸署預料私家車總數將於2021年前超越泊車位數量,屆時每一輛新增的私家車都會無處可泊,促請政府增加公共泊車位數目。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亦同意,每輛車有1.4或1.5個泊車位是最理想,但承認政府未來做不到該標準。

車位不足與違泊問題環環相扣,亦間接增加交通意外機會。今年4月沙田牛皮沙街發生一宗奪命交通意外,一輛的士疑因違泊的吊臂車阻路,部分車身越線,結果與迎面而來的一輛私家車相撞,的士司機不治,的士乘客與私家車司機亦重傷。意外頓然喚起市民對違泊問題的關注。


沙田多個區域均是違泊重災區,入夜後隨處亂泊情況十分嚴重。


沙田多區均屬違泊重災區

隨著新界新市鎮發展,車輛數目不斷上升,違泊亦日趨惡化。以沙田水泉澳邨為例,有超過11,000個住戶單位,但泊位卻不足400個,早前有傳媒報道指,該邨入夜後違泊車輛超過200輛,雙線行車道出現3車並排違泊,行人途經時只能走出馬路。至於馬鞍山及大圍區違泊亦不容忽視,馬鞍山鞍駿街入夜後停泊近100輛車,恆泰路有約80輛,欣安邨外圍違泊車亦過百。而大圍的積福街、積存街、積信街及城河道等,均違泊近200輛車。警方發言人表示,2018年就違泊發出的「定額罰款通知書」中,馬鞍山分區及水泉澳邨所在的田心分區,分別約為2.75萬份及5.21萬份,較2017年數字分別上升近10%及67%。

姚嘉俊:需善用空間設置停車場


沙田區議員姚嘉俊接受《我家》訪問時表示,近年區內很多政府的大型露天停車場,遭收回作其他社區發展,「8年間有成12幅(停車場)被收回,只有4幅再取出做(停車場)」,令沙田各區的停車場總面積少了近一倍。由於供不應求,無論露天抑或咪錶停車場都出現「爭崩頭」現象,「最後爭唔到,咪唯有違泊。」違泊車會阻擋駕駛中司機的視線,增加交通意外風險。他批評政府無與時並進,供應足夠的泊車位予區內居民,建議盡快重新檢視土地用途,如土拓處、路政處的部分臨時工地,是否可改用作停車場,以解燃眉之急。

姚嘉俊又呼籲政府不同部門勿各自為政,應一起研究哪些用地可以更好地善用,「譬如車公廟門口就有個七人足球場,旁邊就是咪錶停車場,康文署是否可以考慮釋放(足球場)出來讓政府重置,興建一地多用的綜合智能停車場,下面是停車場,上面是足球場,更加善用空間。」


姚嘉俊直言違泊車會阻擋駕駛中司機的視線,增加交通意外風險。


校巴埋站亦受阻學童上車好危險

除了沙田區是重災區外,同屬新市鎮的將軍澳,同樣面對嚴峻的違泊問題。根據警方數字,單是2018年下半年,已向將軍澳南一帶即唐德街、唐俊街、至善街及寶邑路,發出4,566張「牛肉乾」。

服務當區的新民黨社區主任陳志豪向《我家》表示,該區違泊十分常見,隨時搞出人命:「以我服務的德明區為例,有些違泊車甚至阻礙了巴士和校巴埋站,令路人和學童要走到馬路中心上車,險象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