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當寵物咁餵 野豬家族殺入市區

 2019-06-20
市民當寵物咁餵 野豬家族殺入市區

今年不但是豬年,更是港人熱烈討論野豬的一年,因為近來牠們常常走到市區,去年就有7宗野豬襲擊人類的意外。本來居於山林的野豬,何故流落到民間?其實,這很大機會是由市民餵飼造成。

卡通中的小豬嘜很可愛,但現實中的野豬並非「善男信女」。根據漁農自然護理署資料,由2013年至2017年間,該署接獲野豬出沒或滋擾的總投訴,由每年294宗急增至738宗,升幅近一倍半;而單單在新界的投訴,亦由172宗勁升至370宗。

去年首10月近700宗投訴

而2018年的數字更嚇人,僅頭10個月,漁護署已接獲679宗相關投訴,全年更有7宗涉及野豬傷人個案,新界則以沙田和西貢為野豬出沒重災區。數字反映野豬活動範圍已擴展至市區,嚴重威脅人身安全,不容忽視。

早前立法會已就野豬問題熱議,有議員建議將野豬移離到荒島,更有議員建議引入「野豬天敵」以控制牠們繁殖,但隨即引來社會質疑,指野豬天敵包括獅子和老虎,質疑實施方案的風險比野豬本身更大。

說到野豬在市區出沒數字激增的原因,其一是因為漁護署的野豬狩獵隊「狩豬」不力,出動次數比捕獲的數目還多,以2016年為例,狩獵隊出動61次只獵獲45隻野豬,因為鳴槍一聲,殺一隻豬,其他豬立即「鳥獸散」。漁護署亦以此為由,自2017年起暫停狩獵隊工作,改用「捕捉、避孕、遷移」先導計劃,而民間的野豬狩獵隊亦不獲發出許可證。

另一令野豬失控的主因,是多了市民餵飼,其中沙田大圍是餵飼黑點。沙田區議員林松茵接受《我家》訪問時指出,近山邊屋苑如顯田街嘉順苑對出山坡、顯徑邨近顯運樓後山,均經常有市民定時餵飼野豬,留下麵包袋等垃圾,污染環境,但由於他們通常在入夜後的凌晨或清晨時間餵食,令人難以追查。


餵飼黑點加裝天眼阻嚇?

林松茵續指即使真的看到有市民餵豬或其他流浪動物,現時亦無一條條例針對餵飼行為:「最多只可控以亂拋垃圾罪,罰款1,500元,阻嚇力並不足夠。」她建議政府針對餵飼行為另行立法,並提高罰則,又促請政府在餵飼黑點加裝天眼:「起碼裝了天眼可加大阻嚇性,在現時漁護署狩
獵隊人手不足下,以科技提高工作效率。」

至於遊客和運動愛好者常到的西貢區,亦是野豬經常出沒的地方。當區區議員李家良接受《我家》訪問時指出,西貢南山、菠蘿輋、北港、蠔涌等地,都經常收到居民投訴有野豬出沒,由以前每年一、兩宗,到現在一個月幾宗,野豬見到人都不會怕。


沙田嘉順苑對出山坡有人餵食,以致常有野豬出沒。


設立餵飼者許可證制度?

李家良表示,市民餵食或垃圾沒有妥善棄置好令野豬前來覓食,固然是野豬越來越接近民居的原因之一,但他明白一刀切禁止餵食,會引來動物義工強烈反對。他建議政府考慮設立許可證制度,讓漁護署職員、獸醫、動物義工等取得專業許可,在指定地點以餵食來誘捕,再進行避孕及放回山野。他亦在區內不斷加強公眾教育,希望居民和遊客不要再餵飼野生動物。


【餵飼野豬有乜壞處?】

1. 令野豬失去覓食本能,好心反會害了牠們。
2. 影響環境衛生,更引來貓、狗或猴子前來覓食。
3. 令野豬太接近民居,破壞農作物、財產及傷人。
4. 令野豬走到市區大量繁殖。

資料來源:漁護署 

 

西貢南山村經常有野豬在垃圾站覓食。


【坊間對野豬的常見謬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