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貢)街坊開心果溫啟明

 2019-05-09
(西貢)街坊開心果溫啟明

在景林邨景櫚樓地下這個狹小的議員辦事處,卻是全邨最熱鬧的地方。做訪問的那天,從一早就開始下雨,在辦事處門外的屋簷下見到啟明的時候,他正在安頓著幾位婆婆,全身都有些淋濕了,髮尖密密地滴著水珠。


他笑著招呼我進門坐下,「喉嚨好啲未呀?之前啲活動見妳已經唔舒服。」啟明的助手邊說著話邊拿著喉糖出了門口,很自然地接手,繼續忙碌起來。

啟明也坐下,我們就這樣閒聊起來。從向區議會Claim宣傳單張的經費、到處理居民大小投訴、再到停車場又加價,話題也越來越嚴肅,比如離地的香港樓價、年輕人看不到未來的那種生存狀態。

對「上車」感絕望

「也有人WhatsApp鬧我哋,其實佢哋係希望發洩……買樓是遙遙無期的未來,動輒6、700萬的樓價,早已經超過了正常人的負擔,佢哋好絕望。」31歲的啟明坦言,自己也是租樓住,自己交租,能理解「夾心階層」那種絕望。「排隊等公屋起碼叫做有盼頭,年輕人即使努力工作,也只能生活在狹窄的空間,這是很令人唏噓。」


回想起六年前決定從政的初心和2015年當選區議員時提出的願景,啟明收起了笑容,認真地說,「我依然希望做到鄰里溫情,社會共融,大家互相幫助。」只一秒,他又恢復了笑容,「昨日難以重現,人同人之間的信任度降低,壓力太大,無暇顧及別人,但不踏出第一步,永遠不會有改變。」

「要幫人先要自立」

知道前路難行,卻選擇堅持,是因為「相信安穩是生活的基調,混亂和衝突都難以長久」。

「這麼多年都是自己一個人住,早就獨立了……有了自己獨立的經驗,才能幫助別人。」


和很多香港人一樣,啟明18歲就被家人送去澳洲讀中學和大學,最初和家姐一起住,再後來,他就搬出來自己住。澳洲允許留學生一周最多工作20個小時,啟明就工作20個小時,他在
餐廳打工、在辦公室做文職、在學校處理雜物。

面對這份幾乎24小時oncall的工作,啟明說,「唔好當區議員係一份工作,比如帶街坊旅行團,就當作是同大家一齊旅行,一齊體驗一齊開心,再比如搞砌模型工作坊,可以同小朋友一起玩子彈車。」一定是非常熱愛,才能做到這般全情投入吧!

把內向留給自己

被問到有沒有女朋友,啟明搖搖頭,狡黠地笑著說,經常有衝動在宣傳單張上,自己的名字後加印「未婚,非誠勿擾」。

雙魚座的啟明開玩笑說,自己心裡其實住了兩條魚:一條活潑外向,獻給了社區;一條摺埋好靜,留給了自己——休息的時候,不喜歡外出,而是一個人在家裡看電影、聽音樂,「平時多接觸人,所以也要給自己的心放個假,清空負面能量,再開開心心地回到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