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貢)西貢女兒回流 開一個人的髮型屋

 2020-06-21
(西貢)西貢女兒回流 開一個人的髮型屋

「樹高千丈,葉落歸根」,髮型師Miko生於西貢、長於西貢,小時候隨家人到髮廊「整頭」培養了Miko對髮型設計的興趣,15歲機緣巧合下入了行,一做就是20多年。外出打拼十數載,Miko今年選擇回流西貢「葉落歸根」,經營起「一個人的髮型屋」。


一葉歸根 靜靜揭人生一頁


「Mori Hairstudio」是Miko的私人髮型工作室,店舖的日常都是由她一人獨力完成,洗頭、剪髮、造型全部一手包辦。Miko正是嚮往這種一個人自由、舒服的工作模式,在她的工作室顧客和髮型師之間的關係更見緊密、有情。


#Miko:唔怕事,唔怕蝕底,用心!


#我入來做的話,要重新再慢慢守過。

經營髮型行業而言,市區的發展潛力必較西貢大,選擇回流Miko坦言是「蝕底」的。她指出:「始終西貢『塘水滾塘魚』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人,除了我自己跟開那班客之外,西貢的人都有固定的髮型師、因為始終西貢的髮型屋都是開了比較有歷史,我入來做的話,要重新再慢慢守過。」

縱然會「蝕底」,但Miko直言絕不後悔,皆因西貢是她的「根」,這裏有她牽掛的家人、親切的鄰里、清幽的環境,這些都不是金錢所能衡量,卻是Miko所珍視的一切。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慢慢剪,剪到客人都滿意。


#最大的滿足感 是看到客人笑

「那種情懷,始終都是覺得西貢那個親切感,氣氛會好一些」Miko口中的情懷在急促的城市中已然消逝,在偏遠的西貢卻仍能重拾。鄰里間互相照應,而客人就好比是朋友,剪髮的同時他們亦喜歡跟Miko閒話家常「通常都是下來談心事多,整頭的途中很多都是說家裏不如意的東西。」

Miko笑指像做心理輔導,但她樂做客人的「樹窿」,只要他們帶著愉快的心情離開便足夠。


Miko 一腳踢打造精巧理髮廳。


【簡簡單單 唔係是是但但】

「我現在一個人由洗頭到完成整個頭都是我自己一個,專注力就會集中一些,亦會細心一些。外面太過流水式的,時間就太勿忙了」

#有時幫些婆婆弄完,他們很開心很跳脫。

Miko喜歡替不同年齡階層的人剪髮造型:「甚至乎婆婆伯伯我都喜歡做的,有時幫些婆婆弄完之後,他們很開心的,很跳脫的那些感覺,他們好像輕鬆了後生了,我也很開心。」

剪髮多年,Miko笑言亦遇過不少趣事「考起佢」:「我以前有一個後生仔客,他真的自己畫一幅動漫畫,龍珠爆炸頭那些,完全是要我依照他這樣剪,我老實和他說就算剪到大概造型,你回去搞不了,也是白做的,之後他便無奈地說算了。」

Miko認為弄完一個髮型,最重要的是客人回去能自己打理到。

一個人的髮型屋,沒有華麗的裝潢,沒有鋪天蓋地的宣傳,只有Miko一個人默默堅守做髮型師的「初心」,一直用心去剪好每一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