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跨障礙的Call 無障礙的哥

 2020-06-21
(沙田)跨障礙的Call 無障礙的哥

疫情下,傷殘人士減少到醫院覆診,一眾無障礙的士司機直言「無Order」,元老級司機陳嘉聰卻堅守「街上總要有一架鑽的」的心態,寧願做多些街客幫補,也要OnCall優先接載輪椅乘客。


#嘉聰:好多司機見到輪椅就踩油走!


為輪椅客 疫流覆診候命

「好景時日均八單預約,近期得一半,夜間司機的街客生意亦跌八成,打擊是公司從未遇過。」社企「鑽的」在社交媒體分享近況道。

2010年成立的「鑽的」,開拓無障礙的士服務,招募一班有心司機接載輪椅乘客,創辦人當時到職業訓練局開辦「優質的士司機訓練課程」,當中一位畢業生正是以下要介紹的資深「鑽的」司機陳嘉聰。

#太太覺得我做鑽的之後,人開朗咗好多!

陳嘉聰成為司機前,從事酒吧行業20多年,他直言厭倦生活日夜顛倒,身體漸漸出現不同毛病,加上剛剛結婚,需要多花時間陪伴家人,因此決心轉職做司機。

他憶述當時接受訓練期間,受「鑽的」創辦人Doris的分享感染,樂意加入「鑽的」,認為得到一份工作之餘,亦可負起社會責任。

「比起其他的士,做鑽的一定更加辛苦同賺得少,試想想,我剛從大圍屋邨到上面的仁安醫院,路程很短,收費不高,但每次上落要花5至10分鐘安頓好輪椅乘客,然後可能下一單又要到新界比較偏遠地區,途中又難順路接載其他乘客。」




「鑽的」的車種靠電油驅動,油費比石油氣的士高出三、四倍,屬於自僱模式的嘉聰需要承受高昂的營運成本,嘉聰卻不介意「打兩份工」,日間打理小餐廳,開夜更來接載晚上需要外出的輪椅乘客。

他表示,其他司機周末和公眾假期放假時,他也堅持開工做特更,「我唔想乘客預約唔到的士,出唔到街,希望車隊每天最少有一部車行駛。」他透露最艱難時,曾試過一個月扣除租金及油費等開支後,只剩下兩千蚊落袋,幾乎等於「白做」,但幸得太太的認同,令自己相信這是值得堅守的崗位。


他說,能夠服務社會最快樂。


【講心唔講金 人情最強燃料】

「我唔敢講話係偉大,但工作有種責任,自己都活得開心啲!」嘉聰與傳統的士司機相比,工時雖長,盈利雖少,人情卻成為他的最強燃料,驅使他視為「終身職業」。


#感謝太太一直支持。


#好多的士司機,見到輪椅就踩油走!

嘉聰揚言較年長的乘客喜歡在車程上閒聊,他樂於傾聽,當他得悉當日的行程別具意義,更感滿足。「有個90幾歲老婆婆話呢程車,係載佢去見一班兒孫,為佢係酒樓慶生,佢話已經好耐無得出街,因為推輪椅好麻煩。」

「唔好打算賺錢多過出面嘅的士,但你賺到嘅係錢都買唔到嘅。」嘉聰鼓勵更多熱心司機,加入無障礙的士服務行列,服務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