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北區)暉明邨作「隔離營」 揭示政府「堅離地」

 2020-02-14
(大埔北區)暉明邨作「隔離營」 揭示政府「堅離地」

一年之計在於春,開年本是人們與親朋團聚,暢想未來的時刻,但眼見「武肺疫情」肆虐,那些通宵排隊買口罩的老人家、在超市搶購生活物資的上班族,因供應緊拙而不停翻用口罩的司機、清潔姨姨,你們都辛苦了!希望你們和家人都能免於此次疫情的傷害。


年初三「赤口」,姚銘(左)與李世榮(右)及黎榮浩(中)等民建聯成員請願,要求預算案善用盈餘紓困。


農曆新年前後,疫情出現蔓延的趨勢,政府曾提出將貼近民居的粉嶺暉明邨改裝為「隔離營」,作為收容肺炎患者的緊密接觸者或醫護人員臨時居所。在粉嶺服務16年的前區議員姚銘說,他在大年初一聽說政府提出有關建議後,已感到做法有欠妥當。於是他隨即與立法會議員劉國勳等友人收集居民意見及簽名,並在年初四緊急約見特首,表達居民的擔憂和不滿,在各方壓力下,政府最終撤回了在暉明邨興建「隔離營」的建議。


姚銘(右一)與陳克勤、劉國勳及粉嶺居民緊急約見林鄭月娥,反對暉明邨用作「隔離營」。


在接受《我家》訪問時,姚銘直言,政府事前並無向地區透露興建「隔離營」的打算,突然公佈則反映政府的抗疫工作未有充份掌握民情。他坦言,對於政府今次的表現和決策難以理解,香港人的防疫意識自2003年沙士後大幅提高,加上現時資訊流通,真、假消息傳播極快,政府管治思維更要與時並進,不僅要貼地、更要快速、準確地回應民意,做出正確決定。

不少粉嶺居民拒絕將暉明邨改造為臨時「隔離營」,是否顯示港人冷漠?姚銘說,實情是政府根本不掌握暉明邨的地理位置和環境,「可能只知道粉嶺有個屋邨即將入伙,就拿來做『隔離營』」,但其實該邨與最近的民居雍盛苑非常接近,只有數十米的距離,此舉令雍盛苑以至整個粉嶺的居民害怕疫情隨時在該區爆發。


服務粉嶺踏入第16 年,姚銘贏得了一批「忠粉」。



「若獲派單位曾作隔離,你會怎想?」

雖然沙士期間,政府曾改裝同樣未入伙的天恩邨作前線醫護人員的臨時宿舍,姚銘指今次情況不同,暉明邨已經派樓,如果真的用作「隔離營」,會令該邨的未來居民有心結,「如果你知道你獲派的單位曾經用作隔離,你會怎樣想?」「冷漠」的表象背後,其實是政府措施欠缺了調研和同理心。

姚銘回顧自己擔任北區區議員的8年間,和一眾區議員同事無論在大小事上,都與政府緊密溝通。他提醒,雖然暉明邨「臨時隔離營事件」尚且劃上句號,但粉嶺居民仍然面對其他環境衛生問題,例如區內有多個回收廠,臭味問題令華心邨及花都廣場附近居民備受困擾,未來會會繼續視察及跟進。他建議各區民政專員好好把握民情,尤其在抗疫這個關乎全港市民生命安全的議題上能打起十二萬分精神,不要再出差錯了。


銘賢路廢棄塑膠回收場每晚傳出難聞氣味,在姚銘跟進後,環保署要求場方改善過濾系統及停止晚間工作。



【一罩難求 為寶貝女減出門】

全港口罩短缺,搶購潮仍未平息,而姚銘同樣需要左撲右撲,甚至向難度挑戰,為兩歲寶貝女尋找更罕見的兒童口罩。他說口罩在家中一直是「儲備商品」,現在仍有些存貨,短期內應不成問題,不過照顧小寶貝的需要就要多動腦筋,「幸好有朋友早前在日本旅行,託他買了一些兒童口罩回港,總算解決了。」

肺炎肆虐,小寶貝自然是「受保護動物」,他們一家除了減少出門外,兩口子也從自身個人衛生做起,並教她吃飯及玩耍前後一定要洗手,給她一個安全、舒適的家。

適逢農曆新年,減少出門,寶貝女的利是收入豈不大縮水?姚銘笑言:「這也代表我們派出去的利是也大大減少呢!」省下來的錢,更可用作女兒的教育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