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中的小王 扣殺球的大王

 2020-02-13
人群中的小王 扣殺球的大王

高大男友與嬌小女友手牽手,著實溫馨可愛。而香港首位「侏儒」羽毛球手,王鎮炎與妻子Cindy的愛情,有另一份溫馨。在人群裡見到對方,然後捉緊並堅定同行。尋尋覓覓,攬攬傾傾,談得你儂我儂的就是Tim揮拍的一瞬間。

王鎮炎(Tim)13個月大的時候,父母發現他患有侏儒症。現已31歲的他,身高只有136厘米。Tim形容自己的童年是「受保護兒童」,上課室需要爸爸代揹書包,同學幫忙拿書櫃上的書本。

Tim父母望子成龍心切,灌輸Tim學業為重的觀念,Tim也不負期望,考入了香港科技大學修讀計算機工程學系。

Tim在中學時期,開始接觸羽毛球,當時已勇於競賽,鬥志高昂打學界,惟「侏儒球手」始終罕見,所以遇上難題。其時,未能接受到合適的訓練,因此他形容:「初時場場捱打,真的會打到氣喘!」


大學畢業兩年後,Tim遇上前港隊教練,才得知國際上有羽毛球「侏儒組別」。2014年Tim加入了港隊訓練,香港就這樣出現首位「侏儒」羽毛球港隊球手。


王鎮炎:「老婆次次都睇實我比賽直播!」


成為運動員之前,Tim從事IT行業,當時常被身邊人稱為「侏儒」,Tim少不免感到自卑。相反,成為運動員後,與世界各地侏儒症球手切磋交流,才發現外國態度相當開放,「英國會有專門的協會和聯誼會幫手,患者容易交流,不易感到孤單!」

在公平競爭下,他重投熱愛的運動,用公餘時間努力練習,他感慨地道:「我不再是普通打工仔!」到訪多個國家,感到自己其實很渺小,「原來自己可以在社會上和世界不同的人並存,其實很開心!」如今,他不再介意「侏儒」標籤。


7 年來,Tim 參與超過35 場國際賽事, 為港爭光。


「我起碼能跳能走,能聽能說。」

此外,體育學院傷健「戰友」們,互做心靈護盾,讓Tim拋開心理關卡,自信地活出自己的高飛人生。Tim特別提到同樣是殘疾運動員的陳浩源師兄(Daniel)。

Tim和Daniel認識逾7年,Tim笑說:「我和Daniel出雙入對四處比賽,同住酒店的日子還比各自的伴侶多呢!」

Daniel見證Tim的成長,去年更擔任Tim的婚禮司儀,他形容Tim:「假如我是正能量人物,Tim就是團隊中的『開心果』。無論正能量幾多,總有一刻會耗盡,那時候『開心果』便會出現為我打氣,再次提升正能量。」


「羽毛球不但令我的人生增添了色彩,更令社會開始關注侏儒症患者。」


Tim坦言內心是很「敏感」的人,早上缺少一杯咖啡也會影響當日表現,何況是輸了一場波?他曾因為「輸波」而情緒低落。「以前認為什麼『享受比賽』是『行貨』說話吧!作為運動員輸贏就是最重要,贏的那一刻一定是最大滿足感。」

經歷多次的成敗,Tim曾奪得超過35面獎牌和世界冠軍名銜,意識到這並非他的運動員生涯的全部,他說:「羽毛球不但令我的人生增添了色彩,更令社會開始關注侏儒症患者。」




「也許生命當中有些無法改變事實,只可以坦然接受現實,在失落處找到自我定位。」

近幾年,陸續有侏儒患者加入羽毛球港隊。身為師兄,Tim分享如何帶著「小矮人」的身軀做到自以為不可能的任務,讓他更感人生的價值。


Tim 創出體壇傳奇,獲選本年度「青年夢想實踐家」。



Daniel 和Tim 常組隊出戰世界賽。


【獎牌後的女人 螢幕前的粉絲】

去年2月,Tim與拍拖三年多的女友舉行婚禮。王太Cindy天生嬌小,與Tim的高度相約,她笑言:「如果Tim不是運動員,我不會喜歡他吧!」


「如果Tim 不是運動員,我不會喜歡他吧!」


Cindy一句透露了他們的相識,原來是在一場侏儒症協會羽毛球活動。兩人開展戀情初期,Tim實說有擔心過別人的目光,令Cindy有被歧視感,但他漸漸發現:「原來在街頭手牽手走著,我們的視覺只看見對方,我倆距離以外的通通聽不見,看不清。」

兩人的工作關係,婚後同住卻相見少,Cindy是診所護士,Tim去年轉為全職運動員,一年有超過三分一時間往外地出賽或住體育學院內,Tim平淡地道:「我和太太哪怕平均每星期只見一兩次,比『LongD』戀人好一點吧,但變相我們很珍惜共聚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