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脫的世界 繩和敗努力嘗試

 2022-07-28
跳脫的世界 繩和敗努力嘗試

要堅持一個行為21天以養成習慣並不容易,如果要持續21年更是難以想像,不過何柱霆和花式跳繩的故事的確如此。由一「跳」不通到登上「世一」寶座,整個過程中雖然都是付出非比尋常的努力,但並非每天可感受進步帶來的振奮,很多時僅是原地跳,更甚的是跌入谷底......

為何何柱霆可以克服過來?因為要向父母交代,還是兼具更大的抱負?係愛定責任,係承諾加「繩樂」?以下由這位可以一條走天涯的「繩」人男子,慢慢分享個人經歷。


Timothy 對跳繩的那份熱愛,躍然報紙上。


一條繩串連全世界
盼跳繩列奧運項目


17歲已在世界舞台上嶄露頭角,轉眼十年過去,何柱霆贏過無數獎項,同時把自己弄得傷痕纍纍,不過在跳繩的世界裡,他從來都只有享受,沒有放棄:「每個運動去到好專的時都會對身體有勞損,因為要做好一個動作可能要重覆練習上千上萬次,執靚細節又要再練習很多次,保養做好些少,例如不想膝蓋負荷太大,就多鍛煉肌肉,減少受傷風險……」

Timothy滔滔不絕地說着,一條繩子讓他串連起生活上的大小事,也讓他見識世界之大。他亦很想帶領其他運動員開拓眼界,畢竟他還有些未了的事:「我真的很想跳繩可以成為奧運項目,即使自己不能以運動員的身分參賽,也想為將來的人盡自己的力量去爭取,令跳繩的路行得好啲,帶個學生去到奧運也是我的光榮。」


因為一「繩」不變,所以成功了!


訪問日正值第五波疫情大爆發,未能隨Timothy走入他的日常訓練基地——位處大埔區的港九街坊婦女會孫方中小學,我們隨意地找了個公園就坐下來開始聊起來:「好像也有在這個公園練習過,有沒有呢?都是記不起,哈哈!」小學二年級就由老師挑選為跳繩班成員,除了母校以外,大埔每個可以練習的旮旯頭,他大多都跟跳繩一起踏過,大元邨、富善邨、太和邨、運頭塘邨……統統都有他的足跡。

Timothy記得在四、五年級是跳繩隊的全盛時期,一行人放學就乘校巴到鄰近的體育館練習,成員人數多得擠滿整個主場:「那時候覺得跳繩隊真的好勁,平時只在活動室上課的課外活動竟多人到可以租到主場練。」正因為隊員人數眾多,要在人群中成為教練眼中的那隱隱發光、未被琢磨的原石一點都不簡單,即使如何跌過撞過痛過他都不怕,只怕從頭到尾沒被人發現,連出土的機會都沒有。